Copyright OneLife Development 壹國發展© 2009-2018 All rights Reserved.

關顧少數族裔 建設共融社區

 

根據香港中期人口統計,在香港的少數族裔人數達到二十六萬,約佔總人口百分之四,當中以菲律賓人和印尼人居多,但過去10年南亞人士的增幅急速,由0.7%上升至1.2%,主要為印度、巴基斯坦人及尼泊爾人士。在七萬南亞人口之中,領取綜援及其他福利津貼的比例卻較本地華人為高,當中更有三成貧窮家庭育有兒童。對此,香港政府若要保持國際大都會的形象,就必須認真處理貧窮問題,而少數族群的需要是不能輕易忽略。

 

除印度裔普遍擁有較高教育程度外,其餘族群大多只能從事基層性的工種,甚至基於社會融入問題令其長期待業,成為收入偏低及貧窮風險較高的社群。另外,較之本地華人圈子,其二十五至三十五歲的男女已婚率分別達到七成及九成,而全港平均頂多只是三至四成,故早婚及多產現象明顯,同時使貧窮問題變得相對嚴峻。根據教育局於一五年透過中小學的抽樣統計,估算現時育有在讀兒童的南亞家庭,數目高達二千六百戶,推測其人口約為一萬二千人,貧窮率達到百分之二十九。普遍認為,南亞人士難以尋找工作的原因,在於其中文學習遇到困難。資料顯示,超過六成南亞成年人只能部分理解或完全不能理解中文對話,更有八成是完全不能讀寫繁體漢字。

 

教育局於一四/一五學年起,每年大灑2億元,在各中小學實施「中國語文課程第二語言學習架構」,惟兩年過去,被評了無新意。有中四少數族裔學生程度未有改善,連小學二年級中文詞語亦不懂; 有土生土長的南亞裔學生坦言,學中文十分吃力,考試經常「肥佬」。前線教師則直斥,該架構「文不對題」,並未解決欠缺課程、教材,及具認受性的公開試等問題。關注團體批評,教育局措施「離地」,資助白白被浪費。事實上,教育界原寄望局方所撥出的每年2億元預算,能對症下藥,改善教學方面成效,惟該架構卻被質疑是「新瓶舊酒」,只是拆碎主流課程的學習目標。

 

隨着香港人口老化問題日漸嚴重,社會現正透過各種方法增加人力資源,在港的少數族裔勞動力如何獲得有效開發成為關注的重點。事實上,南亞裔的人口結構較本地人年輕,甚至超過兩成仍為兒童。然而,若此龐大的勞動資源不能得到充分的開發或滿足,對香港社會的穩定性是百害而無一利。不難發現,本港每年的刑事案件中,屬於南亞人士的犯罪者佔相當大的比例,使之帶來主流社會更多不必要的歧視,亦由此更難找到合適工作,繼而對整個社區的治安穩定帶來不良影響。

 

現時醫管局設有傳譯的崗位,專門招聘掌握多種語言的少數族裔人士,以協助其鄉親及其他族群在接受醫療程序時,能與醫護人員有更直接的溝通。而在警務人員的招募中,亦可作出對語言要求的調整,以招聘更多南亞人士加入警隊工作,令部分失學青年免受黑社會的招徠。同時,由於他們更容易理解其他南亞族群的文化及習俗,故讓其處理涉及少數族裔的案件,有助降低彼此的誤會。不過,以上措施只是杯水車薪,當局如何將其勞動資源進一步釋放,看來還有一段頗長的路途需要探索。另外,近年來自南亞地區的「假難民」數字不斷上升,亦為多區的治安帶來不良影響,致使連帶其他在港生活多年的少數族裔市民,受到不必要的歧視。凡此種種,都反映香港本地市民與其一直未能做到真正的社區融合,致使大眾對少數族裔的認知程度仍然不高。

Share on Facebook
Please reloa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