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pyright OneLife Development 壹國發展© 2009-2018 All rights Reserved.

資源錯配 貧富懸殊 就在你我當中

 

全球產物過剩,生產過剩不是一個新問題,但中國政府對應2008年全球經濟危機的策略,導致過剩更加嚴重。而中國現在最重要的問題是資源的錯配,尤其是資本的錯配,這個會使整體的宏觀經濟的效應下降。資源的錯配更導致貧富懸殊加劇。香港政府統計處於2017年06月10日公佈反映貧富差距的堅尼系數,去年錄0.539,創下45年來新高。去年全港250萬個家庭中,最貧窮的10%住戶,每月收入中位數僅2,560元,最富貴的10%住戶則達逾11.2萬元,相差首次超過10萬元,兩者差距也由10年前33.8倍,大幅拉闊至近44倍。

 

資源錯配導致有人把大量可用及全新物資被棄掉,但卻有基層連給孩子買玩具或家俱的多餘錢也沒有。本港每日產生1.8萬噸都市固體廢物,當中廚餘達3,600噸,數字驚人。港人每日平均製造2.67公斤垃圾,冠絕全球,但堆填區幾近爆滿,壽命僅餘數年。有處理中小學即棄飯盒的環保回收商近日陷於結業邊緣,若結業堆填區要每日額外處理30噸廚餘連飯盒,比例上不多,但反映處理廚餘問題的困局。即使未來5至6個廚餘回收中心落成亦只能處理一半廚餘,政府缺乏支援,加上廢物徵費遲遲未落實,都令回收商雪上加霜。面對這個環境危機,政府早年提出垃圾徵費方案。經過多年諮詢,最快要到2019年中實施。

 

全球貧富懸殊加劇,資源錯配,貧者越貧、富者越富,差距之大前所未見,全球頭8名最有錢富豪的身家,已多於全球較貧窮的一半人口的總財富。樂施會去年新報告指中國和印度的財富分佈新數據,顯示兩國的貧窮問題比原先了解更為嚴峻,目前的經濟體系僅對少數富裕階層有利,並讓既得利益者借辭財富滴漏效應以辯護其積聚財富的行為,然而,我們多年來看不到低下階層從經濟增長中受惠,相反只見財富不斷向上流向富裕階層手裡,貧者越貧,富者越富。

 

 

財富懸殊對貧窮人打擊至大。在非洲多國,高達30%的富豪財富 (合計約5,000億美元)由離岸中心保管,令非洲各國政府每年失去140億美元的稅收。這筆款項足以為無數的母親及兒童提供醫療服務,每年拯救400萬名兒童的生命,同時聘用足夠的教師,讓所有非洲兒童有機會接受學校教育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香港貧窮人口中有相當部分為在職貧窮家庭。無論這些在職人士怎樣努力工作,仍是入不敷支,難以應付家庭基本生活需要。現行的強積金對沖機制容許僱主供款的累算權益,抵消長期服務金及遣散費,令低薪工友喪失一大部分應得的強積金,令退休生活欠保障。目前,最低工資水平兩年一檢,往往落後於通脹,置貧窮人於更不利的處境。

 

 

香港的長者是全球發達國家中最貧窮的。根據2014年的統計,約有96萬港人生活於貧窮線下,相等於七分之一人口。超過22%的香港兒童生活於貧窮家庭。1/3的香港長者得不到基本的營養需要,平均每三位長者便有一位未能獲得足夠的基本營養。同時,每四個兒童便有一個一天沒有三餐溫飽。香港10%的在職人士仍然生活於貧窮線下。但另一方面,香港每天超過3,600噸的食物被棄置,被棄置的食物超過1/3來自飲食業界。而香港政府每天花掉240萬港元處理廢物。面對這堆數據,有人奮力改變,有人置身事外;有人懷抱樂觀,有人心存悲憤。但在世界其它角落,仍有13億人生活費低於國際貧窮線,而全沒有選擇餘地!

 

 

 

Share on Facebook
Please reload